杨祐宁:把日子过的浪漫比较重要
分类:R慧生活

杨祐宁:把日子过的浪漫比较重要

时间的旅人,是他选择成为演员的自我诠释。杨祐宁说每演出一部作品,就像展开一趟旅程,曲折蜿蜒。一直跟着杨祐宁,走进属于他的角色里,他想要告诉你,他有多幺期待,你观看他的戏,然后给他,你的情绪和感动。

一半是演员,一半是男孩

喜欢他脸上那一抹藏得很好的孩子气,偶而现身,虽然拍摄时一身正装,型男气息洋溢,但就像杨祐宁自己说的,在演员的身分之外,他还是个男孩,「大部分的时候,我都还蛮幼稚。」这天我们和杨祐宁相约在一个有美丽阳光的早晨,秋的步调就在一旁,像这样舒服的温度和光影,不走出窗外拍照多幺可惜。

双眼有神地熟练面对镜头,才彷彿几个瞬间的时间,我们就拍下了杨祐宁当天最好的状态,其实他刚刚从尼加拉瓜回来,长途的转机、飞行,杨祐宁却不显疲累,因为他说这是一趟充满意义的旅行。第二次担任世界展望会的代言人,上次去蒙古,这次杨祐宁飞往了尼加拉瓜,希望能将当地孩童需要外界资助的讯息带回来,他说:「在9天的行程里,虽然语言不通,但其实好像也不需要讲什幺,跟那些小孩在一起,所有的互动都是那幺自然,真的让我觉得收穫很大,感动也是一定的。」到了相处最后几天,杨祐宁直言已自顾自地和孩子们说起国语,孩子们也自然地说着当地话,「其实我的个性也还蛮像小孩,就很好和他们打成一片。」人和人的互动,在语言与文化之外,最需要的只是真实的互动,友情,不需要翻译。他参与大导演吴宇森的史诗剧作《太平轮》上映在即,片中演员名单摊开,全都是跨国巨星,从金城武、黄晓明、章子怡到宋慧乔,杨祐宁直言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演出,「我演金城武的弟弟,他真的很帅,而且也是一个很投入的演员,为了一场我们兄弟的对手戏,他在一开始就要了我的电话,并且亲自打给我讨论。」谈起戏剧时,杨祐宁的神情又换了,变得较为严肃,但依旧是很享受的状态。

拍过那幺多戏,合作过那幺多演员,那幺现在杨祐宁最想和谁合作呢?「张孝全吧,他是我很要好的朋友,大概在我刚入行的时候,我们曾经一起演过偶像剧《百分百女孩》,想想好像是很久远以前的记忆一样,现在我们都长大了,还蛮希望可以和他一起演类似《顶尖对决》这样的作品,应该会蛮有火花的。」在长长的戏剧路上这样悠游,杨祐宁说自己不觉得自己变老了,但确实感觉自己长大了,所以接下来也会希望可以诠释更多不同的角色,「还可以趁年轻,再多挑战自己。」

演戏是灵魂的旅行

入行13年,演过的作品不计其数,表演的方式也早受到大家的肯定,我问他:「对你来说,演戏是什幺呢?」杨祐宁想了一下,然后回答:「演戏就好像一次又一次的旅行,带领我去不同的地方。」说完他突然又马上说,「好像不该这样说,我怕这样经纪人就会跟我说,以后你就不需要休假去旅行了,因为对你来说,演戏已经是旅行。」然后在座的我们一起大笑起来,可能是近年的工作太过忙碌,杨祐宁大概也想好好喘息一番,但他继而认真地谈起了为什幺对他来说演戏像旅行,「我就像展开了很多次旅行,有过非常印象深刻的旅行,深深影响着我的表演和人生,也有或许不是那幺必要的旅行,彷彿只是去了就回来,但无论如何,就这样串成一路前行的旅行,演戏在某种程度,一定改变我很深。」

杨祐宁喜欢演戏,他说演戏让他遇见很多不同的角色,就好像近期叫好叫座的《总铺师》,他在里面饰演一个有着奇怪口音的料理医生,朴实傻气的个性,他演来竟然也十分自然,杨祐宁坦言光是口音,他就练习了好久,但最终的成果,让他很感动;和林志玲合作的《幸福额度》里头的角色,也是一个不太像杨祐宁的富家子弟,但他依旧能让人感觉到杨祐宁就是那个戏中人,「演过那幺多戏,诠释过那幺多角色,作为一名演员最激动的事情就是,只要播出后、上映后观众的迴响很好、讨论度很高,心里就会很有力量。」

接触大萤幕之后,杨祐宁不讳言自己曾经也有过,往后只当电影演员的想法,但又走了一大段路之后,杨祐宁说,现在演电视剧对他来说,那种紧凑的时程表,就像在蹲马步,是不可或缺的旅行,「二者节奏不同,电影是比较精緻的作业模式,拍摄模式相对较从容,而电视剧则是演员必须要在很短的时间里自我磨练,可能前一天下一集的剧本才刚出来,演员就要赶快进入故事,向观众呈现出演出,这绝对是一种训练,所以我其实还是很能够在电视剧的演出过程里学习到很多东西。」

生活的幸福是星期日

近期,有个角色,让杨祐宁跃跃欲试,「是一个个性比较偏差与阴暗的人物,但我真的会蛮想尝试,也蛮期待,因为我已经诠释过很多戏,像是爱情戏也好,战争戏也好,而在大家认知的阳光面之外,我当然也有比较没那幺正向思考的时候,像是不想讲话时,不爱和人群接触的一面,但是我觉得我把它们藏的很好。」通过戏剧的角色,释放自己内心的黑暗地带,杨祐宁其实大部分时光都是直接易懂的人,他更承认自己很爱哭,「我还蛮爱哭的,生活里也好,看电影也好,我不怕被知道,我很爱哭,最近哭是在飞机上看了一部电影。」

艺人的生活,像半开放式楚门的世界,当工作和生活的那条界线混淆在一起,杨祐宁从抗拒到接受,现在的他说自己学习接受,「有时候,我们的生活也是一种工作,被注目、被窥视、被跟拍,但我现在对于被群众认出来,已经很能不去在意,我会点个头,继续我当下的步调。」杨祐宁和家人的关係紧密,他与女友郭采洁也常被拍到和他的家人一起行动,亲情、爱情都在一起,「我们家人的感情很好,也让我的个性比较健康,而爱情对我来说,就是我很享受当一个被需要的男人,我喜欢她依靠我的感觉。」杨祐宁的恋爱模式不是一见锺情,但是通常第一眼印象如果不错,之后就会有可能发展成情人,他直言自己不是最浪漫、花招百出的情人,但是努力经营生活里的浪漫,「把日子过的浪漫比较重要吧。」拍戏工作满档,加上生活和工作的比重有点难以切割,但杨祐宁直言正在适应中,而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星期天,「我很喜欢去教堂,这是我最快乐、也最幸福的时光。」

他因为工作的关係必须飞来飞去,杨祐宁还没有爱上飞行,但笑言自己很会打包,「因为我很喜欢登山,而且我都是爬很高的山,所以相对的就要準备很多行李,但我都能够收纳的很整齐,这也有帮助我现在时常打包的效率,所以我的行李箱是很整齐的。」

没有性感,感性很多

他是女孩女人都渴望的男人典型,「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性感,我想我比较感性吧。」杨祐宁一听到性感两个字,马上笑了起来,「性感?好像、好像不是我,作为一个男人、作为一个男朋友的最大魅力,应该是我对信仰的坚持,让我给人一种很稳定的感觉,我想,我是一个可靠的男人。」一面这样剖析自己的优点,杨祐宁又腼腆地笑了起来,他接着说自己受到爷爷和爸爸的影响很深,「我爸爸和我爷爷他们虽然是那种很大男人主义的作风,对外看来,好像都被另一半照顾的好好的,但其实他们心里面的爱是很多的,很愿意保护自己心爱女人的,这样内敛又厚实的爱也影响我很多。」

直到採访的尾声,杨祐宁对于自己热爱的生活、热爱的工作说的越多,也彷彿在对他心里长期拉扯的提问自问自答,「当然我也会想要更多的生活、更长的假期,但如果今天真的经纪人让我放了一年的假,我也一定会很害怕,害怕回来之后,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。」在电视剧《爱的生存之道》里面,喜欢杨祐宁念台词的声音自然地跟着他的角色,当他对女主角说话时,也彷彿妳我就是那个女主角,这个圈子,如果没有他,就少了一些,让人期待与感动的温柔,就像杨祐宁最亲爱的女朋友郭采洁形容他犹如自己的羽毛,「当这世界让我变成刺猬,你教会我温柔。」作为演员,势必要有让人一直想看他的特质,除了好看的外表,杨祐宁充满感性的灵魂,也形塑他作为男人的吸引力,加诸在形形色色的角色里。

当演员的人,或许都在等时间经过,去带领自己在镜头里能够游刃有余,杨祐宁已经找到那道时光门,也一直在戏里等你,等你的呼吸遇见他的呼吸,告诉他,你有多喜欢萤幕中的故事,有他陪你。

……【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柯梦波丹11月号】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